葡京正网
河北省重点新闻网站 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》编号:13120170010
眼前,卖了酒还债,给孩子交上特教学校的费用;将来,生活好点了,建一个自闭症大龄孩子托养中心,帮助更多家庭……一个自闭症家庭的“渴望”
2018-09-04 10:20:34

记者  马雪峰

“1、2,1、2,1、2……一共83张!”一捆儿纸片,10岁的郝翔宇两张一数,很快数出了准确的张数。

8月28日,在抚宁茶棚乡董家峪村一处普通的院落里,妈妈李秋看着儿子出色的表现,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,这也是她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。

就在这一刻,李秋忘记了儿子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,忘记了十年如一日的困苦与操劳。她紧紧握住丈夫郝云生的手,两人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要带给儿子一个更美好的生活。

命运弄人,美满家庭遭遇不幸

2008年,38岁的郝云生迎来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,妻子给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,“他可高兴了,直说自己是老来得子。”李秋回忆起十年前的那一幕,幸福挂上了眉梢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正当夫妻俩准备开启快乐生活时,儿子突发脑出血,虽然经奋力抢救,小翔宇被从死亡线上救回,但医生的诊断却如晴天霹雳般将郝云生夫妇从云端打入谷底。因为不可逆转的脑损伤,他们宝贵的儿子将面临成为脑瘫或植物人的危险。

为了让儿子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,郝云生夫妇开启了漫长的求医治病之路。从北京到全国各地,只要听说哪里能治孩子的病,他们就带着孩子去试一试,“别说这些年看病过程中遭的罪了,光给孩子治病就花了不知多少钱,真是倾尽了我们家的全部。2012年,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国内权威专家最终确诊,翔宇被定性为自闭症,没有药物能够治好,只能靠自己努力去恢复。”李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然而,有时命运就是这么爱捉弄人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郝云生先后患上了心肌梗和脑梗,2017年更是一个人住进了医院,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他几乎失去了劳动能力,让这个本就十分脆弱的家庭雪上加霜,“没有办法,为了让孩子继续治病,同时接受特殊教育,家里贷了款,也拉了饥荒,压力太大了……”郝云生低沉的声音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。

债台高筑,困顿生活陷入绝境

人们把患自闭症的孩子称作“星星的孩子”,因为他们犹如天上的星星,虽然孤独难以沟通,但也有闪烁的一面。“我们家翔宇虽然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与人进行交流,但他在数字方面很敏感,有独特的一面,而且对音乐也很感兴趣,高兴的时候,有的乐谱看一遍就能用电子琴弹奏出来。另外,记忆力也好,一些道路去一次就能全记下来。真的,他其实挺聪明的。”李秋和丈夫对儿子的优点如数家珍,但是两人更担心的是他将来所要面对的生活。“平静的时候,他表现得很听话,只是不与你交流,可有时也非常情绪化,摔东西、哭闹、打人,为此还惹了不少祸。有一次,他在厕所打碎了花露水的瓶子,为了抢他手中的瓶子,把我的手臂划了长长的一道口子,半夜去医院把医生都吓坏了,所以我只能24小时看着他,不敢离开。”李秋说,这几年为了让孩子上特训班,从农村搬到市里,现在没办法又搬了回来。现在一家人住的房子是租的,一是为开酒厂,另外也是希望给孩子一个安静的环境。郝云生以前在开发区买过一套3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,现在也正在出售。

比起在日常生活中遭受的磕磕碰碰,现在郝云生夫妇更心急的是债台高筑的家庭如何渡过难关,“我们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帮助,一直都是靠我们俩来支撑,原来有一个小型石粉厂因环保要求停产了,后来我自己又弄了一个烧锅酒作坊,本打算卖了酒把债还清,可谁想到得了重病,根本无法去外面推销。一边是急需用钱的家以及孩子上特训班的学费,一边是三四万斤的好酒堆在酒库无法变现,我真的是一宿一宿睡不着觉啊,太难了,真的太难了!”

泪水不由自主地从郝云生的眼角流了下来,他哽咽地说:“没病之前,我还能有力气为这个家、为儿子尽点余力,可现在他才10岁,今后的十年、20年可怎么办啊?我给他带不来幸福,也不能给他留下饥荒啊!”

看到丈夫流泪,李秋也忍不住痛哭起来,空旷的屋子里充满了悲伤的气氛。

生活坎坷,一家三口渴望幸福

李秋说,马上就要开学了,打算将儿子送到山海关的特教学校去上学,自己也会全程陪同,“到时他爸就得自己照顾自己了,我也跟街坊邻居和村长说了,有事儿照看一下。”习惯了颠簸生活的郝云生擦了擦泪水微笑着说:“没事儿,咱家的酒都是纯粮食做的好酒,喝了不上头,而且有正规的质检合格证,将来肯定有人来买,现在就是没人知道,说不准有好心人看到咱家这么困难,都给包圆儿了呢,到时不仅还了债,翔宇以后的生活和学习费用也就不用愁了!”看到丈夫这么乐观,李秋也破涕为笑地说:“你还真以为酒香不怕巷子深啊!不过,要是真能把这些埋在地下好几年的酒都卖了,那肯定是老天爷都在帮咱们家翔宇。”

虽然家庭陷入了绝境,日子过得太苦,可在郝云生心底却有一个小小的梦想:“如果有一天,我们家庭环境好点了,我就把前后院改造一下,多盖几间房子,建一个自闭症大龄孩子托养中心,让更多像我们这样家庭的孩子住在这儿,减轻他们父母的负担,教孩子们种植养殖,学会生活自理,自食其力,也算为自闭症家庭作点贡献。”

李秋则说,她没想那么远,唯一让她牵挂的就是儿子,“我希望每天都能陪着儿子,他喜欢坐火车,我就带他去坐火车;他喜欢看升国旗,唱国歌,我就带他去天安门。在我的心中,他永远是那个我最最深爱的儿子!”


编辑:郭小溪

分类:本地
秦皇岛新闻网报料:0335-3912131,秦皇岛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